丝瓜app官方网站官网

虽说朱玲并没有疑心言瑾,方才的举动也并非夹私报复,可在颜之阅和冉苒苒的眼里,这举动就有极大的报复嫌疑。

听到徒弟的“告状”,谷旭晴也严肃了起来,但当着当事人的面又不好明说,只能让几个亲传弟子先出去等候。

几人先后起身离开,出了殿门,颜之阅和冉苒苒就把言瑾拉到了一旁,离着闫咏志和朱玲两人远远的。

朱玲看到这两人跟这儿抢人,上来就想把小师妹给抢回来。

谁知冉苒苒一步拦在了言瑾前面:“师姐,你这体术等级,再来一回,小师妹可真要挂了啊。”

朱玲一怔,无奈的败下阵来,可仍不死心道:“我方才是急了,我家与谭家世代交好,朱擎又与小师妹关系亲近,我师父又是阳元峰掌峰,论情论理,是不是都该把小师妹交给我来照顾?”

冉苒苒鼓着腮帮子找不出话来反驳,倒是颜之阅探出头来,笑眯眯的道:“师姐这话说的,我家之行也与小师妹关系甚好,就小师妹拜师之后,他都带了好几次话来,叫我好好照顾他呢。

“再说这教导弟子的事儿,不一直都是我师父负责的嘛?掌峰师伯那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,小师妹性子又跳脱,加之她师父与掌峰师伯的关系一直不大好,若是有个什么,咱们阳元峰怎么交代?”

连师父间的恩怨都扯出来了,朱玲挫败的只想扶额。

倒还真不是两个峰的掌峰有什么恩怨,只是她师父本来就脾气爆肠子直,而苍元峰的陈师叔行事又有些不羁,说白了,就是个炸药包遇到厚脸皮,那能好的起来吗?

想想陈师叔往日的行为习惯,再想起自己侄儿说的,师妹的脾气和师叔差不多,朱玲这会儿也有点担心了。

若是师妹真的跟师叔一样,是个不羁的性子,这师父教导起来,一个不顺就怕……

乖巧女生让人怜悯

闫咏志倒是毫无相争之心,刚才在里头他也说了两句,不过那都是客气话,这会儿他巴不得师妹被师叔接去教导呢。这万一被师父接来,小师妹要是说漏了嘴,被自家亲师妹知道他发的任务,那可少不了一顿揍。

“可……”朱玲这会儿倒是被说动了,不过场面话还是想再说几句。结果话还没说完,谷长老就从殿内走了出来。

“走,跟你师姐回去找个洞府安置。”谷长老看着心情很好似的,笑眯眯的拍了拍言瑾的肩膀:“到了咱们这儿可别客气,缺什么就跟你师姐说。咱们家宠姑娘不宠小子,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。”

言瑾看这架势,心知只怕是谷长老赢了,便大大方方应了下来,又拉着冉苒苒和颜之阅的手,跟朱玲道别。

朱玲一脸惋惜的看着两个师妹带着言瑾走了,等谷长老也走了,这才进殿去问师父,为啥不再争取一下。

申屠宾白翘着腿坐在位置上,一脸理直气壮道:“那臭小子的徒弟,我可不教。本来就是客气客气给那丫头看得,免得说我只疼自家姑娘。”

朱玲无可奈何的退了出去,想了想早课已经结束,接下来言瑾也有了去处,自己还是回洞府修炼去吧。

言瑾这边一路跟着两个师姐先去选了洞府,因她要接受谷长老亲自教导,这洞府便安排在了谷长老洞府的不远处。

离了那看似宫殿一般的房子,又重新住进山洞里头,倒是让言瑾想起了外门的日子来。

这才刚想到外门的日子,她就又想起一件事来。

“颜师姐,方才听你说起一个名字,我倒是熟悉,可是外门的颜之行师弟?”

当初在外门,言瑾把谭喻琳给的解毒丹卖给了颜之行和殷历酒,后来回去拿炉子,又把掌峰长老给的法宝法器卖给了颜之行等人。

因颜之行当了冤大头,加上他还主动提醒言瑾小心谭家人,所以言瑾这心里对他还是心存感激的。

于是乎在跟颜之阅说话时,她的态度也较为恭敬一些。

颜之阅见她这般客气,倒是爽朗的一笑道:“你记得他?他可没你有出息,如今还在外门晃荡,也不肯参加考核进内门来。为了这小子,我父亲都急白了头发。

言瑾忙道:“当初多亏他提醒,我才知道家里要给我相亲。我看颜师弟资质不错,想来要进内门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儿。如今不肯考核,只怕是另有目的,师姐不必担心。”

颜之阅轻轻叹了口气,眉眼之间都是担忧:“倒不是我心急,只是如今这个局势,他还不肯担起责任来,实在让人有些……”

说到这里,颜之阅就没再说下去了。

言瑾自然也不会再问,这很明显是颜家出了什么问题,而颜之行为了逃避,刻意放荡不肯好好修炼。

冉苒苒这头打着圆场道:“可见你俩有关系,说上话了,却不与我说话是什么道理?我也是你师姐,日后你的起居由我照顾,你该好生巴结我才是。”

言瑾知道她是玩笑,也笑了起来道:“说到巴结我还真有东西要送给两位师姐。”

说罢,她拿出两瓶上品蕴气丹来,一人递了一瓶过去。

“这是我自己炼的,我入门不久,丹术还不是很好,还请两位师姐不要嫌弃。”

两人一看手里的药瓶,顿时眼中光芒大亮。

“这是上品蕴气丹?”

言瑾笑着点了点头,手往身后一背,一直挂在腰间的玉佩也显露了出来:“师妹不才,出的丹也不多,但礼轻情意重,还请师姐们笑纳。”

“这还轻?”冉苒苒抱着丹药一阵乱蹦,满脸的傻笑:“好师妹,这礼可不轻,你亲!你就是我亲妹妹!不,比亲妹妹还亲!”

颜之阅白了她一眼,嘴上说着:“你好意思么,你哪有妹妹,你是独生女好不好?”可脸上的笑容也是遮都遮不住的,可见这一瓶药对她这么个世家女来说,也是份大礼了。

言瑾笑眯眯的开始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:“我原本准备给每个师姐师哥都送一瓶,但昨晚熬夜开炉也只出了这两瓶,所以……还望两位师姐保密。”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